吴秀波靠《军师联盟》拿到的近10亿收益,踩了一连串“响雷”

  • 时间:
  • 浏览:37
  • 来源:兰州在线

传媒内参导读:《大军师司马懿》发行收入的分配问题  ,眼下陷入了“罗生门” 。而因此带来的经济纠纷  ,更是导致多家参与投资的影视类上市公司如当代东方、长城影视、印纪传媒等公司在业绩、资本运作等方面遭到波及  。

来源:传媒内参-传媒大眼综合

部分资料来源:大摩财经

临近周末  ,因私生活问题而“人设崩塌”的吴秀波没能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  ,眼下又陷入其独资公司(不二文化)近10亿收益的商业风波 。

据网易清流日前报道称 ,吴秀波担任制作人的《军师联盟》收益超10亿元后  ,吴秀波全资控股并参与出品该剧的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文化有限公司(简称不二文化)因该剧收益权纷争陷入诉讼  ,不二公司前法人张坚更涉嫌私刻公章而被捕 。

公开信息显示  ,《军师联盟》分为上下两部 ,上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剧集出品方为印纪传媒、不二文化、盟将威、华利文化四家公司  。下部《军师联盟之虎啸龙吟》出品方为印纪传媒、不二文化以及北京名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大军师司马懿》发行收入分配陷入“罗生门”

据媒体报道 ,因超过10亿元收益分配不清 ,围绕《大军师司马懿》引发的刑事、民事案件多达五个  。

据相关法院庭审记录显示  ,《大军师司马懿》在制作期间  ,按照时间顺序曾出现过多份协议  ,在最早的协议中  ,约定江苏投资方、盟将威公司是《大军师司马懿》各占50%投资方  ,各方对该两份协议无异议  。但争议发生在之后的三份补充协议中  ,而三份协议均涉及了吴秀波全资持有的不二公司的利益  。

据悉  ,三份协议主要涉及项目投资收益权的转让  。包括江苏投资方将45%投资收益权“不作溢价”转让给不二公司;盟将威公司将其手上的50%投资份额转让给不二公司  。而通过转让  ,原本作为项目制作方的吴秀波公司自此成为持有95%份额的最大投资方以及发行方  。但围绕这一项目出现的多份协议  ,后又被其它投资各方指控是虚假协议  。

而据庭审信息显示  ,在上述最终使得吴秀波公司成为最大投资方和发行方的协议上  ,代表江苏投资方盖上的公章  ,是吴秀波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张坚私刻伪造的 。而张坚目前也因私刻公章被刑事拘留  。

9月27日晚  ,不二文化发表声明对此事进行详细说明 ,称张坚原本身份是投资公司的副总经理 ,之后主动提出担任该剧的总制片人  ,期间涉嫌职务侵占、伙同投资方诈骗  ,已提起诉讼 。

不二文化声明中提到  ,一开始协议约定盟将威、华利联合投资  ,华利委托不二负责拍摄 ,时任华利副总经理的张坚与华利实际控制人金某沟通后  ,两家公司正式签署投资协议  。但华利并未按时且未按照合约足额支付投资款  ,后因制作成本追加  ,金某提出退出该剧投资  ,由张坚全权代表并处理三方转让事宜  ,从而不二文化享有了该剧95%的投资收益权 。

但在2017年9月  ,金某提出所签订的补充协议所盖公章是伪造的  ,并晒出《全球独家代理发行协议》等两份协议  ,要求获得该剧的50%收益  ,但不二文化表示对以上协议并不知情  ,已于10月、今年2月分别就张坚涉嫌职务侵占、伙同金某诈骗提起刑事报案  ,事后金某却就该剧投资权、发行权提起三起诉讼  ,不二文化就此提出异议  ,目前均未有任何结果  。

《大军师司马懿》发行收入的分配问题  ,眼下陷入了“罗生门”  。而因此带来的经济纠纷  ,更是导致多家参与投资的影视类上市公司如当代东方、长城影视、印纪传媒等公司在业绩、资本运作等方面遭到波及 。

当代东方深陷资本运作  ,收购子公司完成业绩对赌后逐渐空壳化

2017年12月  ,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公告显示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出品方之一华利文化以当代东方子公司盟将威未按照联合投资合同的约定进行收益分配为由  ,向法院提起诉讼 ,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向原告支付收益4836万元  。

据公开资料显示  ,当代东方实际控制人为王春芳(又名王春风)  ,现年49岁的王春芳为厦门当代控股掌门人 。在王春芳控制当代东方后 ,于2015年通过收购二线影视公司、徐佳暄的盟将威 ,开始向影视转型  ,而吴秀波、苏芒等影视娱乐名流也通过南方资本的资管计划入股当代东方  ,其中吴秀波出资1500万认购了138万股  。

此后  ,二线影视公司盟将威与吴秀波深度绑定  ,吴秀波出演的《温柔背后》、《精忠岳飞》、《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等作品都有盟将威和徐佳暄的参与  ,徐佳暄也是《军师联盟》的制片人  。

据了解  ,盟将威被收购时曾签订为期3年的对赌条款  ,承诺2014年至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亿元、1.69亿元  。业绩对赌期间 ,盟将威成为当代东方的最大收入来源:2014-2016年  ,盟将威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 ,顺利完成业绩承诺 。而在2015到2017年 ,当代东方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1.77亿元和1.1亿元  。

三年业绩对赌完成后  ,徐佳暄于2017年9月退出当代东方  ,盟将威和当代东方的业绩都开始变脸  。今年的影视市场上  ,当代东方也还没有一部可以称得上是爆款的作品  。

而前不久  ,当代东方披露控股股东王春芳欲把股权转让给山东高速  。若交易完成 ,当代东方控制权将发生变更  。不过当代东方此前重组未果  ,于8月2日复牌  ,迎来10个一字跌停  。目前  ,当代东方的股价已跌到7元左右 ,而吴秀波当初的入股价位10.8元/股  。

印纪传媒大股东套现  ,业绩下滑资金断裂

值得注意的是  ,在《军师联盟》上下两部中  ,印纪传媒均在出品方中排位第一  。

不二文化前法人代表张坚今年在庭审中供诉  ,不二文化获得95%《大军师司马懿》投资收益权后  ,获得了印纪传媒投资  。而印纪传媒曾披露  ,2017年公司影视及衍生业务实现收入12.46亿元  ,其中《军师联盟之虎啸龙吟》营收2.058亿元  ,而印纪传媒在项目中出资占比40% 。上部《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则计入了印纪传媒2016年的收入之中  。

印纪传媒由肖文革、吴冰等创办 ,早年为主营整合营销的4A广告公司  ,后曾参与《杜拉拉升职记》等影视作品的制作发行  ,2014年底借壳高金食品上市 ,目前影视业务收入占50%以上  。

印纪传媒同样借《军师联盟》火了一把 ,且完成了三年对赌  ,肖文革个人持股去年底价值达百亿以上  ,被封为“川股首富”  。但是 ,印纪传媒2017年完成对赌后业绩就开始变脸  ,肖文革则从去年到今年先后套现20多亿 。

据大摩财经报道 ,2018年上半年  ,印纪传媒营业收入和业绩双双下滑:营收为3.9亿元  ,同比下降49.36%;扣非净利润为负4949万元 ,同比下降121.7%;经营现金流量净额为-2.72亿元  ,同比下降1609.85%  。

继今年上半年亏损、坏账准备计提出现偏差、信用债违约、多次遭监管部门关注、问询、独立董事和证券事务代表相继辞职后  ,9月26日  ,公司又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

不仅如此 ,肖文革持有的印纪传媒44.04%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  ,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22.88%公司股份全部被法院冻结  ,其中部分轮候冻结  。而被冻结的原因  ,都是债务纠纷  。

除股份被冻结外 ,印纪传媒多个银行账户也被冻结  。印纪传媒表示  ,肖文革正在与各债权人、质权人协商解决方案  ,但相关解决方案尚存在不确定性  ,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

   

猜你喜欢

甘肃省农业企业股票首次落户“新三板”吴秀波何东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兰州4月14日讯(记者宋振峰实习生屈雯)我省农业企业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俗称“新三板”)资本市场实现了零的突破——4月11日,“中天羊业”股票在“新

2019-05-19

哪家影视公司这么背?同时摊上吴秀波翟天临赵立新少女被鲨鱼咬断肢体

2019-04-0708:17:21来源:每经网(上海)(原标题:哪家影视公司这样背?同时摊上吴秀波、翟天临、赵立新!)“谁管住嘴,谁本来赢家少女被鲨鱼咬断肢体。”另另一个月前

2019-05-06

「吴秀波何东」甘肃省人大代表审议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省人大代表审议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 每日甘肃网兰州1月12日讯(甘肃日报记者尤婷婷伏润之)出席省十二届人大六次会议的代表,今天继续审议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吴秀

2019-05-04

「吴秀波何东」武汉下暴雨 灾民欠条下落不明

2016-07-0321:41原图评论(0)标签:武汉2016年7月3号,湖北武汉,戴青花在灾民安置区一所学校的教室内休息吴秀波何东。她的家在新洲区凤凰镇,暴雨已经把她家淹没,

2019-04-13

「吴秀波何东」十九大后首个涉重婚罪的老虎是他 舒淇许晴曾辟谣

2019-02-1517:33:16来源:北京头条(原标题:十九大后首个涉重婚罪的老虎是他舒淇许晴曾辟谣)最高检2月15日消息,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赖小民涉嫌受贿、

2019-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