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却也没赚到什么钱。

  • 时间:
  • 浏览:3

原标题: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却也没赚到什么钱。

原标题: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却也没赚到什么钱。

12月全国大雪,好歹例了个外的上海却温度骤降,风大雨大。我的朋友大春,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病倒了的。

年底忙碌,公司不允许请假,于是她就每天带着39度的体温,在清晨八点钟挤上地铁8号线,再在傍晚八点钟的时候,挤上8号线回家。

终于有一天,她不负众望的,在地铁上因为低血糖晕倒了。

大春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还没有睡醒,只听见听筒对面一阵嘈杂,然后这个女孩子,可怜巴巴地说,好讨厌生病啊,非得休息。

她说,因为地铁上的事儿,老板放话可以休息三天。可是,这样一来,又是工资又是全勤奖金,都没了。年底了,本还想回家的时候多带点钱呢。

我哑口无言。

大学时候,大春是个比谁都娇贵的女孩子。吃饭讲究荤素搭配,生理期请三天假,哪里有点毛病,跑医院跑得比谁都快。

没想到大学毕业仅仅半年,上海这个光怪陆离的城市,就把她给磨成了这副艰辛刻苦的样子。

她说,有什么办法,毕竟少上几天班,就连房租都交不上。

上海的冬天极湿冷,对于大部分刚从校园走出的年轻人们来说,每日奔波来回的上班,总算不上是一件开心的事。

他们都显得疲惫万分,却又无力逃脱。

大学时最喜欢四处旅行的阿勒,在六月份离校之后,工作日外贸上班,休息日兼职家教,再也没有出去过。

前阵子他和我聊起来大学时候始终未有足够的金钱环游东南亚的那个遗憾,说,早知道如今是这样,当时怎么也要去的。

我说,你赚得也挺多的,存一些,再抽个时间去呗。

他笑起来,金钱总是时间换来的。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我们都不再是学生时代随性浪漫的模样,而这个社会呢,首先教会我们的,就是取舍。

为了在大城市里活下去,而去做一份并不喜欢的工作;为了平稳度过试用期,而舍弃绝大部分自己的私人时间;为了满足家里人对于大学生的期待,而并不愉悦也并不成功的,留在上海或者北京。

这就是应届生们,不愿提起的现状。

小一说,我们都没有能力去反抗什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付款给自己买了个Iphx。

那是正值一整年的焦虑感堆积,即将爆炸的十二月。每个人都在琢磨年终奖,琢磨信用卡,琢磨支付宝的余额;每个人都在盘算着假期长短,怎么回家,该带多少钱过年。

在这样的时间里,小一刷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为自己买了个手机。

他说,可我还是想反抗一下。

毕业半年,小一已经换了三份工作,先是从和专业对口但工资低廉的行政岗,跳到了经常出差却工资低廉的执行岗。然后,在前两个月,又从只能秀定位却没钱买买买的执行岗,换到了多劳多得,偶尔过万的销售岗。

就在她买下手机的那一天,她又和我说,过完年后准备辞职了,这份工作消磨生命。

我没有让她再多考虑一下,也没有对他的这个决定表示支持,因为这就是我们应届生的现状,在焦虑中动荡,在动荡里更加焦虑。

说起来,我很少看见朋友圈里有谁对自己现有的生活是持一个相对满意的状态的。大家要不在见缝插针的抱怨着生活的辛苦,要不就在长久的迷茫中无所事事着,几乎没有人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做什么,意识到自己未来想到什么,意识到自己现在消耗的,是什么。

大家都只是在勉强生活,然后再在这种勉强里,丧失了创造生活的欲望。

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却也没赚到什么钱。

遑论追求梦想呢?

半年过去了,我在经过陆家嘴时,看见满街精致又冷漠的白领们,已经不会感到羡慕了。

我曾经多么想在那样的高楼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

我逐渐意识到,这一生已经过去的二十来年里,没有什么时候,是我们在自己控制着自己的节奏。

我们总是被时代和父母推着往前,一路上丛生荆棘与玻璃碎片,从来是用这脆弱的肉身去抵挡。

就这样,我们结束了跨越一整个青春的学生时代,踏入了社会的洪流之中。

他们都工作得很辛苦,却也没赚到什么钱。

唯一值得夸赞的,大概是透过电话传递给家人的,一切都好吧。

请原谅我小小的谎言,和反抗吧。

我也只能如此勉力活着了。

【一个夜晚,和人民路有关】

End .

微博:是阿京的

知乎:京啊

蜗牛:京啊

但仍旧要加油啊!

也许之后会有更好的事情发生,也说不定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217640092_597265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